感谢“三犬基金会”的无私奉献
来源: 未知时间: 2019-07-26 分享:

感谢“三犬基金会”的无私奉献

杨小定

?

七月七日中午在台北有一个特别的餐会,三犬基金会的三位成员张元达、凌明骥和汪其桐,美国滋根基金会会长杨贵平,台湾中华滋根协会先后三位理事长林圣芬、黄淑慎、杨小定等齐聚一堂。


QQ截图20190723174541.png

QQ截图20190723174601.png

QQ截图20190723174618.png


滋根基金会会长杨贵平代表中国滋根颁给三犬基金会感谢状,衷心感谢三位优质台商自2002年迄今,热心捐赠新台币71,854,123?(约两百四十万美金),用于支持滋根。

?

☆制作纪录片

☆提升中国滋根员工能力

☆组建滋根培训中心开发“共创可持续发展的乡村:教师培训”培训、乡村发展带头人培训等重点项目

☆湖北、四川两地数县“爱的书库”和其它阅读项目

☆北京农民工学校图书项目

☆滋根办公室经费及行政管理费用等。

?

在餐会中,除杨贵平会长介绍中国滋根的转型及可持续发展框架下的各项培训外,汪其桐老师也说了三犬基金会的来由,和支持“爱的书库”发生的一些动人的故事:

?

“三犬基金会”是2001年我们三人成立的,没有向官方登记,只是想做些实事,支持一些弱势的人,其中台湾的原住民是我们的对象之一,这是因为我就们小时候一起爬山,常常在原住民的部落里面混来混去,所以对原住民有特殊的感情。刚开始找这些捐赠的项目的时候,我们不晓得从哪里着手,就像猎枪打鸟。报纸上看到一个什么新闻就去捐一捐,朋友说哪里有流浪狗,就去捐一点钱,零零碎碎的。有些人误以为我们是专门照护流浪狗的基金会,其实,我们三人都不属狗,取“三犬”为名,只是因为我们三个人觉得彼此都狗里狗气。

?

后来元达的姐姐静和跟我们说,有一个美国留学生成立的基金会,专门援助大陆贫困地区教育项目的,要拍一个贵州的纪录片,请了一个有名的导演,但是拍完我之后就没钱做后制作。静和要我们捐5万美金,我们想大姐说的准没错就捐了。过了一阵子,果然那个纪录片《雀鸟村》真的拍出来了,我们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光盘,看了影片都觉得很不错。所以后来就跟进合作,从静和那里收到了一些资料,看到了一些项目。我记得第一批的项目里面就有山西石楼的项目。捐了几万美金之后,隔了一年就拿到这些项目的报告,我们三个人觉得项目报告写得还不错,同意滋根是认认真真在做事。

?

2003年,我们希望跟几个台湾滋根的人见个面,所以就约了负责人小定跟淑慎等谈一谈。小定介绍滋根的来龙去脉,讲了一些滋根的故事,我们当然就觉得更有兴趣,于是承诺捐更多的钱,每年10万美金。不久之后,小定跟我们谈,说你们承诺的每年10万美金,但是滋根的项目大多是持续性的,不知道明年、后年会不会还有10万,于是我们想是不是要用一个信托的方法或订一个合同,来延续多年的承诺。结果手续还没头绪,就进入第二年了,感觉滋根的行政效率不是很好。

?

下一年,我们看了项目报告后讨论,愿意捐更多的钱,可是那个时候觉得滋根未必有那么多项目,可以消化我们的捐款。另外一方面,刚好当时我的哥哥胡昌民、我的堂姐夫涂泽伟,一个在武汉、一个在成都,都从政府高阶单位退休。经过我的游说招募,他们觉得滋根很棒,很愿意跟我们一起参与滋根。所以才跟小定商量,说我们除了捐钱给滋根之外,我们也愿意在湖北和四川做滋根的项目主任,在当地发展滋根的项目。

?

所以在2005年,我跟胡昌民、涂泽伟就到北京去接受贵平、童小溪、许可的培训。我记得是在清华大学的工字楼培训了两天。涂泽伟因为是清华毕业的,所以他看到开会的地方在校长会议室,很佩服滋根的社会关系。

?

我们后来谈到说希望在四川跟湖北开项目点,贵平就说,希望这些项目点当中至少有一部分是国家级的贫困县。胡昌民是我的二哥,从小过继给胡家,所以姓胡;当时他刚刚从湖北武汉市政协的副秘书长退下来,当湖北武汉市政协的环境委员会的主任,他做过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地方关系良好;涂泽伟是我堂姐夫,曾任成都市监察局副局长,地方关系当然更强大。我们在湖北和四川的项目,因为他们和基层政府的关系和人脉,进行得很顺利,也有较大的影响力;先后在湖北的新洲、黄陂和房县,四川的大邑、彭州、旺苍和罗江顺利开展了项目。

?

我第一次去北京,由于鲁平和高琳带我去看一些项目,觉得滋根的工作人员年轻有有为,敬业乐群,在滋根这样的组织里很有成长的空间。

?

“爱的书库”是个共读的项目:同一种书,买几十本,装在一个塑料箱子里,每个区配几十箱,老师就把一箱书借回去,带着全班同学一起读,老师会讲故事引起他们的兴趣,启发他们,可以安排活动,让他们继续写故事,或者编剧或者演戏,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活动,而且同学之间在这两三周里面,会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及新的话题可以讨论,不用讲昨天晚上看的电视剧。

?

我们在每一个学校开始“爱的书库”项目后,总是到第二个学期再回去找这些老师,大家来谈谈心得。湖北新洲旧街有一位梅老师就跟我说了一个故事:

?

以前上阅读课的时候,我都搬一篓五花八门的书回来,一人发一本,有的学生拿到了很起劲,就一直读到了下课。但是有一些学生就不愿意,我也对他没办法。譬如说班上有一个男孩叫小汪,平常就是调皮捣蛋,拿到书,15分钟就举手说老师我看完了,我就只好给他换一本。他一节课可能看七八本书,其实什么都没看到。但是我也对他没办法,因为班上有五十个孩子,我也没办法单独照顾一个人。后来我们班上开始使用“爱的书库”,共读的第三本书是《水浒传》。《水浒传》发下去第二天,全班的男同学都根据《水浒传》取了外号,只有小汪因为没读书没有外号,所以他感觉被同学排斥。他觉得别人都有,为什么我没有?所以他被逼着去读了水浒传,他读了之后,才融入了同侪。从此他就逐渐进到读书的领域,体会读书的好处,后来他就渐渐地会跟着班上同学一起上读书课。

?

我非常喜欢梅老师这个故事,我把这故事到处去讲,到各地都去讲,因为我们支持教育的项目,不是想帮班上那个已经把红楼梦读了八遍,根本不需要你帮忙的学生,我们要帮助那些因为特殊的原因落后的学生,他没有赶上来,我们想办法推他一把上来。”


QQ截图20190723174920.png


多年来,三犬基金会壮大了中国滋根,这也成就了自己。

?

今后,中国滋根衷心希望与三犬基金会继续合作:

?

☆推动贫困农村地区教育条件改善和教育质量的提升

☆推广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

☆共创绿色生态文明学校和绿色生态文明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