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春节征文优秀文章】贵州黄平杨小青:与乡思
来源: 未知时间: 2018-08-30 分享:

【2018年春节征文优秀文章】贵州黄平杨小青:与乡思


我们村不大,和隔壁村离的很近,没有几步路就可以走到另一个村去,邻里关系也是好的,但是我家自从搬到街上后,上了学,记事后村里也很少回去了,村里的人,年轻一辈的几乎都不熟,除去与我同龄,一起读书的,其他的都是是很少见面,也没有交流,与父母同辈的也没有见过多少,很多人都去打工了。等我稍大一些了,母亲突然说家里来了客人,却是没有印象的,可是确实是我家的亲戚,可是我却连小时候住的房子都记不得了,又如何记得人呢?虽然那客人很是亲切,我确是没有印象,很是陌生。小时候还好,大了之后,对这种突然强行与不认识的人建立关系,毫无准备,猝不及防。很是抗拒这种感觉。


我虽然上了大学,但是与我一起读小学的却没有几个还在读书,却是不少人结婚的,打工的。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见了过很多辍学的同学,经济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没有父母的教导和陪伴吧。每年学校报名,你看到带孩子来学校的不是父母,而是爷爷奶奶。学校每学期开学要交的竹扫把,也几乎都是爷爷奶奶们做的,很少有家长自己带孩子过来。但是孩子大了总有叛逆的时候,爷爷奶奶们管不了啊,也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啊!每天务农种地已经很辛苦了,能保证孩子吃饱,不饿肚子就行了(现在很多父亲都有这种想法,孩子管饱就行了,学校也让他们去,但是他们怎么做就无所谓了)。很多小学生在五六年级的时候都会接触到很多不读书的从外面打工回来的人,然后就渐渐地没有了读书的心思,父母远在天边,爷爷奶奶管不了,老师说了也不听,过不久后就退学了。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不明白,怎么突然朋友就走了呀,为什么不读书了呢?


我是比较幸运的人,那时候只有父亲一个人出去,一年回来一次,可妈妈却一直陪着我们兄妹三人,照顾我们。但在我三年级的时候,母亲也去打工了,那时候大哥是初中生了吧,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二哥比我大一岁,却是非常闹腾,一天到晚都不在家,平时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母亲拜托奶奶照顾我们,但是奶奶却很忙,放学回来的时候门总是上了锁的,二哥也不喜欢回家,我有时候在门口等着开门,却一等等到晚上,那时候用的灯泡很暗,夜里总是很吓人。吃饭也是匆匆解决,肉什么的几乎都没有。很难过,却不能说,也不敢说,就想着妈妈你快点回来吧!好在母亲只去了三个月就回来了,可是我却再也不想尝试那样的生活了,委屈又难受。我想,我的辍了学的同学们是不是也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呢?没有父亲的关心,没有妈妈的呵护,没有在冬天的时候用玻璃瓶装了热水放在被窝里暖被窝的人,他们的冬天是不是特别的冷呢?多么希望他们的父母那时候能陪着他们,是不是他们现在也会与我一样读大学了呢?初中,高中,每个时段都会有很多人辍学,退学,有很多人失去联系。很无奈,却毫无办法。


令我无法忘怀的是,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朋友嫁了人。如今想来她的孩子都要上小学了吧。我突然觉得很可怕,我还在学怎么照顾好自己,还在上学,还在和同学们商量今天的作业的时候,她却已经开始照顾一个新生命了。新生命!这是多么具有使命的责任!可对我来说,这还是无法承担的生命之重!新生命的神圣使命,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担得动,或许成了妈妈后她变得更坚强了呢?但是她的知识水平和生活环境能给她孩子更好的学习资源、学习环境吗?她的青春之旅还没有开始就进入了妇女行列,一个大孩子照顾一个小孩子(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描述,但是,她还只是孩子啊!)!下一代的生活会怎么样没有人知道,但是,我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了!“大孩子”照顾小孩子,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


在我们这边的老人,多数是孤独的。孩子外出打工,孙辈的孩子说不来话,与自己相伴的也只有一些小东西,虽然可以找同辈人说话,但是总归不能解决问题。爷爷辈的人很少有人识字,没有可以消遣的东西,身体还好一点的就会出去劳作,实在不行的只有在家里坐着,


毫无乐趣。领居的一个老爷爷嗜酒,每次都喝得特别多,醉了就随便找个地方躺下,也不管脏不脏、在哪里,睡醒了之后再往家里走。可他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有关他的一切仿佛也随风而去,再也听不到人们对他的讨论了。可他当初对我说的话却历历在目“努力读书知道吗?到大学时我给你出学费!”而他的一切却随着他的酒一同离开了,再也无法看到我上大学了。我爷爷算是比较好的,他认字,受毛主席的影响很大,过年的时候总是要跟我们嗑劳嗑劳以前的事,再背背毛主席的《毛泽东语录》,一字一句,好像小学生学习一样认真,写字也一笔一划。在以前的回忆里,最怕的老爷爷是来家里做法事的老爷爷(当时很多人家都相信,现在也有),头发发白,眼睛却很有神,身体十分利落,话很少却很有力,让人信服的同时也有一股畏惧之情。他做法的时候口里念念有词可却是听不懂到底说的是什么,不时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来,或是突然用竹枝敲打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也不敢说话,只希望早一点结束。事后,还会要求母亲在门口立一根小木棒,捆着一撮稻草和几条做法时的纸,这时候就要求三天内不能有外人进来,而别人看到了也会自觉绕开,不进去。这时候老爷爷在我心里就特别威严,充满了神秘的气息。而如今他已老去,我再也没有见到他。邻村的婆婆不一样,她很老了,脸上满是岁月毫不留情的刻痕,可精神却十分好,虽然不时有病痛,她却也毫不在意,总说活一天是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天爷就收了她,看医生也是白费。婆婆的丈夫很早就走了,孩子也都离她很远,只有两个孙女陪在身边,每天早出晚归,还要照顾孙女们。人们都劝她不要这么辛苦,好好享福,她却说劳动了一辈子了,闲不下来。我心疼她这么辛苦却也不愿意休息,也不知道心疼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无论家乡如何,我还是无法忘怀她。